宜昌人在北美

我的左邻右舍

韩庆红(美国佛罗里达州)

在美国近20年的时间里,我一共搬了5次家。不论是初来乍到,住廉价公寓,还是工作后买的单家独户的房屋,感谢上苍的眷顾,我们的周边有不少邻居,这些邻居,来自五湖四海,他们友好善良,安居乐业。在这里,我们从没有遇到过吵架斗殴闹矛盾或偷盗的。

都说美国是一个“大熔炉”,这是不争的事实,这个“大熔炉”是由来自世界各地的不同裔族组成的,这反映在生活和工作的各个方面。我们刚到美国做学生时住的公寓,很便宜,离学校很近。邻居都是世界各地的学生,大家和平共处,互相尊重。

我们现在住了12年的社区叫“乌龟·石头”,同一条街上的邻居,也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不同裔族。如我家左边是意大利人,开过一家正宗的意大利餐馆;右边是非裔美国人,平时住在北方,只有节假日来这里住几天;再左边依次是日本人、瑞士人、加拿大人;对面依次是泰国人,做物理治疗师;印度人,做胃肠专科医生;古巴后裔,在一家卖车行做金融主管;俄国人,妻子做护士,丈夫当警察;还有卖房地产的波兰人和更多的美国人。大家平时见面互相点头微笑,有事询问关照;老外遛狗,中国人陪小孩散步,其乐融融。

这个社区非常安全,有前后门卫和围墙,有时忘了关门,但从没出过事情。不过前几天发生了一件事,让我小小惊吓了一下。事情是这样的,我请同一社区的朋友张学记,帮我在宜昌的母亲带保健品回国。那天晚上9点多,我与我先生步行到他们家,因为他们还没有回家,我们就把东西放在了他家大门口。回家后,我给他打电话,询问他是否把东西拿进屋里,他回答说门口什么东西都没有。当时我心里一沉,莫非别人拿走了?但转念一想,这样的事不可能发生在我们社区,会不会被动物拖走了?于是,我连忙与我先生一起开车去找,刚到张学记家门口,看到他提着袋子从他隔壁家门口走过来。原来是我们把东西放错了位置,尽管他家我们去过不下一百次。

说到邻居的友善,不得不提到我的邻居南希。她年龄不大,大概60岁,和蔼可亲,住我们一条街上,不幸前年患乳癌过世。她的门前花园很是与众不同,因为她是一名专业的园艺师,种的茉莉和栀子花总是开得又多又大,香气沁人心脾,不知名的树也很有特色。记得我女儿和儿子有一次在万圣节去她家要糖,她刚从外地回来,没来得及买糖,便一个劲地道歉说没准备糖,只好给了几支铅笔和几个硬币,让孩子们高兴。她去世后,我们总见她的老伴约翰一个人默默在花园里修枝、拔草、浇水。去年,约翰终于卖掉房子,搬到离他儿子较近的地方去了,但我们时常会想起他们。

社区闲徘徊,忽闻暗香来。人去花园在,茉莉密密开。睹花思故人,感慨溢满怀。
我爱我的邻里乡亲!

发表于2016年10月26日《三峡日报》

2016-10-26

标准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